X
分享到 - 微信

跟着村集體 脫貧有底氣

2019-08-08 09:10:59 來源: 石嘴山市新聞傳媒中心

沿着筆直的鄉村公路一直前行,來到平羅縣陶樂鎮廟廟湖村肉牛養殖園區,一排排藍色彩鋼棚很顯眼。走進第一棟牛舍,一長排黃白相間的西門塔爾牛膘肥體壯,在這裡上班的村民馬成林正忙着喂牛、調拌飼料。看着一頭頭即将出欄的肥牛,馬成林的嘴角洋溢着笑容。

“不用出遠門,在家門口就能掙錢。”看着越來越有奔頭的日子,馬成林感慨萬千。2013年,馬成林從西吉老家移民搬遷至平羅縣紅崖子鄉廟廟湖村,平日裡他就近打零工維持生活。去年以來,村集體股份經濟合作社将建成的肉牛、肉羊園區和兔場出租出去,馬成林入園打工,領上土地“租金”、掙到園區務工“薪金”、年底分得合作社“股金”,除此之外他還購進了20頭肉牛放在園區養殖,去年他的工資和賣牛的收入有8萬餘元,順利脫貧。

流轉土地4075畝,破除發展桎梏;采取“合作社+企業+農戶”的集體經濟運作模式,讓村民找到緻富新路……時下,一場資源變資産、資金變股金、農民變股東的改革,正在廟廟湖村如火如荼地開展。

廟廟湖村是自治區“十二五”易地搬遷安置的移民村,現有1386戶6890人,由于集體經濟薄弱,移民經濟來源主要靠務工收入,财産性收入低。2018年,該村嚴格按照《平羅縣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實施方案》《平羅縣村集體收益分配使用管理暫行辦法》等文件要求,穩步開展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,成立了平羅縣陶樂鎮廟廟湖村股份經濟合作社。

清産核資、摸清“家底”,是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的第一步。村裡到底有多少資産?改革前,不敢說是一筆“糊塗賬”,至少是“模糊賬”。如今,農村集體資産的大家底,因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變得清晰。全村共清産核資村集體資産2785.8萬元,其中經營性資産 2216.68萬元;認定集體經濟組織成員6791人;确定股東4259人,配置股數6678.3股,其中集體股1001.8股,占15%,成員股5676.5股,占85%……在廟廟湖村村委會的牆上,該村股份經濟合作社的整體情況和股東的名字一一詳細地羅列着。

說起農村集體産權制度改革前後的變化,村委委員馬居珍深有感觸:“改革最大的好處就是還老百姓一個明白,給幹部一個清白。集體産權制度改革之後,村裡有什麼收入,共有多少,哪個人應該占多少、分多少,人人明白、人人清楚,老百姓的精神面貌也煥然一新,通過壯大村集體收入,讓村民們脫貧緻富。”

集體産權制度改革為廟廟湖村帶來了源源不斷的活力,為了更好地發展産業,增加村民收入,廟廟湖村乘勢而上,将扶貧、支農項目、發展壯大村集體項目、村積累資金全部量化為經營性資産并折股給村民,每股股值3319元,股權由成員股、家庭股、貢獻股、救助股構成。該村先後出租肉牛、肉羊園區和兔場,增加村集體收入12萬元。

肉牛養殖園區入園移民46戶,養殖肉牛420頭。肉羊養殖園區入園移民50戶,養殖肉羊1100隻,帶動移民養殖肉羊1萬隻。入股甯夏新絲陸服裝廠、甯夏華泰農農業科技有限公司,實現股份收入22萬元,帶動移民就業1000餘人。着力發展“合作社+企業+農戶”的模式,探索出一條抱團脫貧緻富的新路子。預計2019年實現經營收入120萬元,股東每股分紅180元。

在廟廟湖村蔬菜基地,一個個六連拱蔬菜大棚排列整齊、頗具氣勢。大棚内西紅柿長勢旺盛。村民楊花正在為自家棚裡的西紅柿打杈、授粉。今年,村裡以入股的形式與甯夏華泰農農業科技有限公司一起興建了42座六連拱大棚,引導農民種植蔬菜大棚增加收入。年初楊花通過村集體租了一座溫棚,嘗試種植西紅柿,秧苗、肥料、技術等統一由華泰農公司提供、指導,并由華泰農公司負責銷售。“西紅柿成熟後華泰農公司以每公斤2元的價格收購。除去成本一個大棚年收入五六萬元不成問題。”楊花說,雖然能從村集體獲得分紅,但我自己也要努力奮鬥。

廟廟湖村的集體産權制度改革跑出了農業産業化的“加速度”,盤活了土地資源,資源變成了資産,農民轉型成了股東,有村集體做後盾村民不僅脫了貧,還找到了緻富的“金鑰匙”。(記者 呂筱恺 苟永霖 李薇)


【編輯】馮麗娜 【責任編輯】潘春喜 【值班編委】許安平

相關推薦

熱新聞